秦咕咕大爷

一切随缘

[盟邪]一个本人脑补的结局。

高亮:因为是住宿生,没有流量看沙海啦,就自给自足给自己产个结局(???)。顺便是把自己名朋吴邪的戏搬过来的,所以是吴邪视角!

go↓



回来后我并没有急着去找他。

刚回来就遇上杭州的雨季,我背着沙漠里带回来的一大只包裹站在吴山居门口,望着似乎有些比以往破败的大门拿出手机对着通讯录中的“王盟”二字出了神,倒是想起了在雪山上炒他鱿鱼的时候、以及他最后说的话……这小子还算是仗义。

突然被身后路过跑车的巨响吵到才缓过神来发现此刻自己正站在门口傻笑。停留在备注上的拇指终究是没有落下去。我笑了笑收起来手机。

“奶奶,我回来了。不好意思,让您挂念了。对,都解决了。回来收拾点东西,我就不住这儿给您添麻烦啦……没有没有,我不有铺子可以住嘛。哎,您放心,我不会再跑出去了,每星期来看您三次!……怎么可能恋爱了……不不不,不是小姑娘……您知道的,就是那个……走了走了!”

奶奶她比以往看上去憔悴了很多,我刚走那段时间定是为了应付其他几门的质问费劲了心思啊,这时候没陪陪她还真有点儿不孝了啊,但转念一想是为了她心心念念的孙媳妇,还真觉得这歪想法有点道理了。



所以此刻我拉着行李站在铺子前,敛下了脸上的一切情绪推门进入了我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一个地方——即使现在它已经不属于我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我更熟悉,是泡面堆积久了一直没扔的过气红烧牛肉面味儿。目光搜寻着这种味道的源头,发现那同样熟悉的家伙正趴在电脑前睡觉,而桌面上的扫雷似乎还没关……旁边堆着几桶泡面。

……怎么把我的店整成这幅德行。

我骂了他一声,同时抬起手屈指用关节敲敲桌面,正如发生那些事情之前一样。

“王老板,醒醒!”

他动了动眼皮随后似乎又睡死过去了,于是我把行李放下抬步去打量店里还有什么变化,身后却猝不及防传来一声凳子摔地上的巨响,而我回头正好看见他保持着后仰的动作伸着脖子望着我,跟见了鬼似得。

“……老板?”
“别叫我老板,现在你才是老板。所以王老板走前的话还算数吗?你看我这不没处去么。”

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我知道他肯定会想为什么不回我奶奶那儿,但他脸上的诧异一瞬就过去了,随即就立刻转变为了堆笑。

“行啊老板,记得交房租啊。”
我面无表情拉起行李作出要转身离开的样子,果不其然他赶紧表示是开玩笑收回了前言,于是我也堆起一个笑容再次放下了行李转过身。

“老板,住几天?”


雨已经停了,但屋檐下仍在滴滴答答,水从瓦砖上流下淌进了沟渠里。我阖上眼,似是做了什么很大的决定——比之前的计划还要大。我能听见我很清楚地说出了三个字。

……一辈子。

评论
热度(13)

© 秦咕咕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